杭州大瘟疫:苏东坡创建大宋版的“火神山医院”,扭转了局势


这个年属实有点难过,今年的“年”过的不清爽,因为疫情愈演愈烈,让人担忧。

还好中央反应快,火神山和雷神山两座传染病医院在短短十天里拔地而起,这操作,确实给外国人看傻了,03年的时候咱们还建过小汤山,依旧是熟悉的节奏,这真是有曹操一夜城那味了,果然基建狂魔是中国人的传统美德,那么现在我们请已经看呆了的外国朋友坐下。

有一说一,为什么传染病来了要修医院呢?

有个老哥用计算机建立数学模型模拟过传染病的发展,这位老哥得出来几个结论。

首先,人员流动意向越强,传染速度越快。

其次,假设医院能够及时收治所有病人,那么疫情将会迅速得到解决。

建设专门的传染病医院,其实就是为了及时收治病人,避免传播愈演愈烈。

在这一点上,老古人和我们的看法是完全一致的。

甚至,早在宋朝时期就已经有了大宋版的“火神山医院”,这就是“安乐坊”。

熙宁八年,杭州先旱后疫,据《梦溪笔谈》载,两浙一带,十之五六尽皆病死,由于当地官员的反应迟钝,灾情愈演愈烈,一时间真个是饿殍遍野,浮尸不计,商贾不行,市集萧条。

司马相如说“有非常之人,然后有非常之事。有非常之事,然后有非常之功。”。面对这种大灾大难,一些官员反应迟钝能力不足的弱点很快就暴露出来,这帮人没啥作为就算了,有的甚至起到了反作用。当然,与此同时,另外一些优秀的官员则在灾难的历练中迅速的成长起来。

比如说,时任杭州通判的苏轼先生。

他先是请求朝廷延缓贡米时限,然后上书请求救济。随后又揭发了沈起等官员的不作为行径。这些举措,加上众多官员富商的齐心协力,两浙的米价很快回落,灾情很快得到缓解,通过生产自救,两浙的生机渐渐的恢复过来。

元祐四年,苏轼十来年在官场沉浮,兜兜转转,没成想又回到了杭州。刚上任不久,杭州大旱,随即疫情四起。面对这似曾相识的一幕,苏轼霎时间手脚冰凉,心中警铃大作,立马回想起了十年前的人间炼狱。经过短暂的思考,他立马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救灾工作中去。

当时的病情表现为手脚冰凉,腹痛腹泻,发热恶寒,肢节疼肿,病人在寻医无果后,往往就悲惨死去了。原因不是别的,就是因为有的无良医馆随意涨价,囤货居奇,面对灾情,大发一笔国难财。造成了普通百姓的有病难看,有药难抓的局面。

另外一边,苏轼平日里兴趣广泛,对于医学也有着自己的见地。他认为这场疫情属于湿疫,可以用他早年从朋友手上讨来的秘方“圣散子”治疗。当时他朋友告诉他且记不得外传,然而此刻性命关天,苏先生压根没想那么多,直接公开了药方。此外,杭州经济发达,人口众多,一旦疫情蔓延,后果当真是不堪设想,在这种情况下,苏轼决心创立一座公办医院,以此来防治疫情,并打压黑心商铺。然而开医院是要花钱的,苏轼在与夫人商议后,开始变卖家财,同时号召城内的富商豪家捐款。

很快病坊就拔地而起。这座病坊,被苏轼起名为“安乐坊”,前后三年,治愈的病人可谓是不计其数,据《续资治通鉴长编》载:“作饘粥,药饵